微信树 微信树 微信百科 微信技巧 微信电话本和VoLTE有哪些区别

微信电话本和VoLTE有哪些区别

2015-4-20 21:53| 发布者: jzbj| 查看: 19| 评论: 0

摘要: 微信电话本一上线,就受到了用户的热情欢迎,以致应用“大堵车”,出现无法登录、验证失败等问题,而微信电话本团队也及时回应这是因为下载量过大的致的,并且及时解决了此问题,由此可见微信电话本的火爆程度一斑。

微信电话本一上线,就受到了用户的热情欢迎,以致应用“大堵车”,出现无法登录、验证失败等问题,而微信电话本团队也及时回应这是因为下载量过大的致的,并且及时解决了此问题,由此可见微信电话本的火爆程度一斑。


而这也是因为新版微信电话本推出了免费高清通话功能,这个功能(包括微信电话本)对运营商的冲击有多大?这个问题先放一放。作为一个通信工程师,我想从技术的角度去分析一下两者区别?我的结论是:VoLTE完胜!但是,技术不一定换得来市场,未来几何?仍然是个未知数。

乍一看,两者没有什么区别。VoLTE就是无线语音技术的下一代,看起来很像无线连接的VoIP业务。一定程度上说,它就是的,将语音通过IP包来传输。但从技术上说,它又不完全是的。

首先,要了解一个区别是:VoLTE是基于IMS(IP多媒体子系统)的语音业务,而不是基于传统的IP网络(比如因特网),构架于运营商的网络之上,这就意味着运营商能够为VoLTE提供更高级别的控制和管理。

而微信电话本,和其它OTT VoIP一样,是一种叠加式的依靠Internet来交付数据包的VoIP技术。问题在于,Internet交付数据包时秉持着一贯的“尽力而为”的态度:您所能做的只是将数据包送入云中,剩下的就只能靠祈祷了。

还有一个关键字是QoS(Quality-of-Service,服务质量)。QoS,这是通信业者最熟悉的一个关键词,多少年来无数通信人为之前仆后继。QoS描述了传输时延、可靠性和数据完整性。运营商为了提供更高水准的QoS,必须做好每一对端到端服务连接上的各个环节的控制和管理,这是基于Internet的OTT VoIP无法做到的。

那么,围绕这个QoS,通信工程师们在VoLTE VoIP上做了哪些改进?VoLTE是GSMA定义的标准LTE语音解决方案,并制定了标准协议。在标准中,规定了VoLTE4大技术特征,这4大技术特征保障了VoLTE提供高标准的QoS:1.半持续调度(SPS) 2.TTI bundling 3.不连续接收4.包头压缩RoHC

1、半持续调度(Semi-persistent scheduling)

和数据业务包不同,语音业务包的尺寸小,发送频繁。LTE发送数据包时,上下行链路都要分配物理资源块(PRB),这对于尺寸小且发送频繁的语音包来说就会消耗更多的无线资源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VoLTE引入了半持续调度。半持续调度是一个更加灵活的资源调度方式。比如,在语音对话中,每隔20ms发送一个语音包,在静默期没有语音数据传输,只有背景噪声,就取消PRB资源分配。在上行方向,可以通过定义接收到多少个空数据包来确定取消资源分配;在下行方向,通过网络发送无线资源控制(RRC)消息来取消。

2、TTI(Transmission time interval)bundling

LTE每TTI时间内进行一次资源调度,为了减少时延,LTE中物理层调度的基本单位是1ms,这也意味着HARQ每一秒钟要确认一次传输。然而在某些小区边缘,覆盖受限的情况下,UE由于受到其本身发射功率的限制,在1ms的时间间隔内,手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一个完整的语音包可靠传送。

解决的方案是将多个连续TTI捆绑在一起,无需每一个TTI都要等待HARQ反馈,一个VoIP数据包在绑定的连续的TTI发出,只需要在绑定的最后一次传输完成后才反馈HARQ。

3、不连续接收(DRX)

一直保持通话会很耗电。由于VoLTE流量是可以预知的(20ms数据包),UE不用随时监视物理控制信道,可以在通话中关闭UE接收直到语音包达到时才唤醒,这样可以达到省电的目的。

4、包头压缩RoHC(Robust header compression)

对于VoLTE来说,IP报头太大,严重浪费空口资源。例如,一个合并RTP, UDP和IP报头有40-60 bytes那么大,经过14.4kpbs AMR-WB编码后,每20ms帧数据载荷大约50 bytes。而RoHC头压缩可以将之压缩到2-4 bytes,以便于在空口更高效传输。

从理论上讲,VoLTE得益于这些技术的采用,能够提供更高质量的语音服务。实际上,情况也是如此。

据Nokia Smart Labs测试结果,VoLTE比OTT VoIP省电40%,且更省流量。在相同的语音质量前提下,大多数的OTT VoIP应用在通话过程中比VoLTE多耗流量20%至40%。

另外,因为VoLTE的语音呼叫承载在GBR(所谓GBR,是指系统保证承载的最小比特速率,即使在网络资源紧张的情况下,相应的比特速率也能够保持。相反的,Non-GBR指的是在网络拥挤的情况下,业务(或者承载)需要承受降低速率的要求,由于Non-GBR承载不需要占用固定的网络资源,因而可以长时间地建立。而GBR承载一般只是在需要时才建立。)上,即使在网络资源紧张的情况下,VoLTE也能提供始终如一的服务质量。

但是,OTT VoIP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根据Nokia Smart Labs测试结果显示,在Non-GBR承载流量高的网络环境下,OTT VoIP的掉话率(Drop Call Rate)高达100%;在Non-GBR承载流量中等的网络环境下,OTT VoIP的掉话率可达65%,而VoLTE始终保持0%的掉话率。同样,随着网络负荷上升,OTT VoIP的语音质量明显下降,而VoLTE始终保持高质量的语音。

个人以为,这四大技术和IMS是VoLTE与微信电话本(或者其它OTT VOIP)的关键区别。可实际上,它们可没有我轻描淡写那么简单。因为QoS,因为标准,运营商部署VoLTE需要耗费大量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甚至有些运营商将此视为沉没成本。不仅如此,后期还要进行大量的测试和优化工作,以保障和提升QoS。

先不管运营商付出这么高的代价值不值得,对用户来说,这无疑是一件好事。因为正是以上这些VoLTE独有的技术特征,使得VoLTE能够提供一个真正的“运营商级”的服务体验。

比较OTT&VoIP,VoLTE的优点很多,缺点也不少。部署复杂,缺乏灵活性,计费复杂,建设成本高,互联互通问题等等都是VoLTE面临的挑战。这使得VoLTE在价格竞争上毫无优势,如果说成本决定了商品的价格,如果一件商品的成本几乎为零,那么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和对手血拼到底,除非运营商真正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。

对于运营商来说,这是必须要迈出的一步。

一直以来,运营商们都采用“倒退”的技术来处理语音问题,今天终于尝到了苦果。面对今天来自互联网巨头们的挑战,运营商唯一能做的只有奋起直追,一旦丢掉了这块蛋糕,就失去了把品牌推向前端的机会,逐步沦为流量的“管道提供商“,不但失去品牌影响力,还会逐渐被用户边缘化。没有谁会去关注家里的自来水是那家公司提供的?这家自来水公司从来没有什么品牌!


愤怒

开心

鄙视

鼓掌

可怜

相关阅读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